借尸体的女护士

刘军和刘民两兄弟一同来工地打工。刘民学过一阵子厨子,就在食堂给大伙儿做饭。

借尸体的女护士

然而今天早上,刘民做饭时失足掉到了大锅里,沸腾的开水很快淹没了他。

当刘军在病房门外看到浑身是伤的刘民,已经分不清这是不是他的弟弟。想到兄弟俩自小就失去双亲,相依为命了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在大城市找了份能糊口的工作,现在弟弟却伤成这样,刘军抱着头在病房外面失声痛哭。

夜深了,刘军坐在弟弟的病床边。这一天的奔波,让疲惫的他禁不住困意,不一会儿,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也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,刘军感觉到弟弟的床一阵晃动,他惊醒了,光线模糊的房间里,一个黑影正弯腰看着弟弟。

刘军发现这个黑影缠着绷带,禁不住喊了一声:“谁?”

那个影子吃了一惊,扭头看向刘军。这一看,把刘军吓个半死,那个影子不是别人,正是弟弟刘民。光线虽然很暗,但是足以看清那人满脸都是吓人的烫伤疤,甚是恐怖。

刘军下意识地去摸床头灯,那影子迅速地靠过来,顿时一股子腐肉和药水味扑面而来。

刘军还没来得及喊一声,就被那影子狠狠一击,晕了过去……

等刘军醒来,周围人声嘈杂。医生告诉他,刘民去世了。

第二天,刘军开始整理弟弟的遗物,忽然听到病房外一阵哭泣声。

他走出去,发现一个小护士正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埋头哭泣。

小护士叫王晓红,刚进医院工作没多久,就被安排照顾刘民。小女孩儿天生胆小,见到刘民身上的伤疤,又害怕又恶心,晚上她趁刘军睡熟的时候,偷偷溜了出去想调整下心情。等她回来,发现刘民已经咽气,刘军也昏迷不醒。由于自己的疏忽,才导致刘民未能及时得到急救而去世,她感到很内疚。

刘军走过去:“昨夜,你有没有听到我弟弟病房里有什么动静,或是见到什么奇怪的人进来?”

护士摇摇头,说自己当时并没有守在病房外,而是到花园里走了走。

刘军迷惑了,难道是幻觉?可腐肉的味道还有那一记重拳,不像是假的!

弟弟的尸体停放在太平间,刘军为弟弟买了一身寿衣,不准备办丧事,直接就火化。

他走到太平间,发现门虚掩着,探头往里一看,发现一个男人正弯腰看着弟弟的尸体,手里还在做着什么。

刘军悄悄地走到这人身后,这人正俯身用刀子割着弟弟脸上的伤疤。因为太全神贯注,那人也没感觉到刘军就站在身后。

刘军揪起这人的衣领,对方也很灵敏,一个反手把刘军推开,扭身就跑出了太平间。

刘军赶紧追了上去,可追出了大门,那人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。

刘军为弟弟穿好衣服,回到病房处,看到那个小护士正在安抚一位老太太。

小护士见到刘军,走了过来,将他拉进旁边的病房。刚进去,她的泪水立即涌了出来:“刘哥,求您件事,您一定要答应。”刘军点了点头。

“我哥哥刚刚出了车祸。我母亲知道了。可我没告诉她哥哥的尸体是残缺的,只说他是得了急病去世的。母亲要是知道哥哥死无全尸,肯定受不了打击。”王晓红说到这里,停顿了一下,很为难地看着刘军,“您弟弟和我哥哥的身形挺像的,所以……我想用他的尸体顶替一下,让我母亲见他最后一面,反正我母亲双目失明,不会出娄子的。刘哥,求求您了。”

刘军这人心软,见不得人流眼泪。他顿时内心酸楚得要落泪,于是答应了她。片刻后,她就扶着母亲走进了太平间。不一会儿,从里面传来断续的号哭声,之后,她扶着母亲离开……

刘军忽然想到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。他向王晓红打听,最近医院里有没有奇怪的人出现,又描述了那人的样貌。

王晓红摇摇头。但刘军发现她闪过一丝狐疑的神色,对她说:“希望你别骗我,我觉得那是个虐尸狂人,可能很危险。我弟弟已经去世了,但我不希望其他人受到伤害。”

王晓红叹了口气,说:“没想到,还是连累了你们。”

原来,王晓红的哥哥并不是因为车祸去世的。她哥哥是个逃犯,前几天,他回来自首的路上,被同伙抓住,争执之中,哥哥被同伙击毙了。

后来警方接到报案,发现了尸体,就暂时将哥哥的尸体寄放在这个医院。哥哥离开那个不法集团之前,拿走了不利于他们的证物。所以她很怀疑,哥哥的同伙会来这里寻找哥哥的尸体。想必是自己对刘民的尸体多了些关照,引起了他们的怀疑,以为这具才是哥哥的尸体。

说到这里,刘军这才明白,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,想用刀子检查一下那些烫伤疤是不是真的,是不是小护士在用假的烫伤疤掩藏哥哥的真身。

可那个和弟弟一样的人影又是怎么回事?
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百百课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://m.baibeike.com/gushihui_22108/
上一篇: 捉黄鳝
网友关注故事会
精品推荐
热门故事会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