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兄出马

更新时间:2022-08-18

宋神宗年间,在京城任三品巡按的涂显槐奉旨南巡,路过归州,便想起顺路拜访一下师弟李道升,顺便欣赏师弟的画作。

师兄出马

10多年前,在武当镇有个叫罗通的奇人,他开了一间“罗通道院”,专门招揽有灵性的门生,教授他们琴棋书画的本领。

涂显槐30岁时,流落到武当镇,便来到罗通道院,想找罗通学艺。罗通让他即兴赋诗一首后,便将他收为弟子了。

涂显槐在“罗通道院”学习的第3年,家居归州的李道升也进了“罗通道院”。李道升那年不过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罗通对他评价极高,说李道升的画作线条流畅,想象力丰富,日后必成大器。

当时,李道升年纪小,家境宽奢,性格狂傲,与其他学友格格不入。有一次,李道升贪凉,跳入武当镇下的盐池河洗澡,抽了筋,是涂显槐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李道升救上岸,两个人遂结为兄弟。后来,涂显槐赶考,缺盘缠,还是李道升资助的。涂显槐连中三元,从此官运亨通。

涂显槐来到李道升家,没遇见李道升,家僮李兴告诉他:“李老爷去西陵峡练剑去了,一个时辰后回来。”

涂显槐吃了一惊:“他不是画画的吗?怎么又改成练剑了?”

李兴说,李道升从“罗通道院”学艺回来后,在李老爷的悉心管教下,潜心画作,小有成就。可事不凑巧的是,三年前,李老爷得急症暴病而亡。李道升继承了李家百万家产,又少了管束,便开始四处交友,两年前,结交了一位“异人”,这位“异人”名叫斐昌玉。

斐昌玉自言精通易经卦卜,为李道升卜卦,说李道升有孟尝君招贤纳才的胸怀,如果收贤纳士,广结好友,必定会在江湖中闯出一番名号。从此以后,李道升招纳江湖人士40余人,作为门客,并拜其中会习剑之人为师,天天练习剑术,早就将画业荒废。而且,两年下来,养了这么多“贤人”,李家的积蓄已花得差不多了。

李兴刚刚讲完,就见李道升被一堆江湖人士前呼后拥地走进大厅。李道升见了涂显槐,忙吩咐李兴准备酒菜,今晚要大摆酒宴。

到了晚上,李道升在李府的花园里摆上10余桌酒席。除了李道升和涂显槐二人坐在正席上,斐昌玉也陪坐在正席上。席间,斐昌玉不停地献媚奉承,而众门客也都是趋炎附势之徒。

第二天早上辞别,涂显槐劝李道升说:“师弟,你结交的这些江湖人士,都不是正义之士,小心被他们所骗,误了你的前途。”

李道升却不以为然,他觉得师兄是看自己的门客中没有多少真正的高人,所以才这么想。于是,他找到斐昌玉,说想找一些真正的高人。斐昌玉掐指一算,说:“过两天,必有高手上门。”

果然,不出斐昌玉所料,过了几天,李兴来通报:“外面有个卖剑的,说手里有把宝剑,想卖给你。”

李道升让李兴把卖剑之人叫进来,只见卖剑的人果然与众不同,面目紫中带黑,黑中带炭,自称赫里红。李道升问赫里红:“你这剑叫什么名字?有什么奇妙之处?”

赫里红说:“我的剑名为玄铁,驭剑会飞。”说着,他从剑鞘中抽出宝剑,念念有词,那宝剑真的在空中飞了起来,随着他的指引,劈闪腾挪,看得李道升和众人目瞪口呆。只听赫里红大声叫道:“回。”那宝剑便自行飞回剑鞘。

李道升问赫里红,说:“这就是传说中的驭剑之术?”

赫里红笑了笑,对李道升说:“我可以做你的门人吗?”

李道升说:“什么门人,是师父呀。”说完,要跪下拜师,被赫里红拦下,只言兄弟相称。李道升见斐昌玉言中,愈发相信他了。

又过了几天,来了个奇人,膀大腰圆,名叫酉阳。李道升问酉阳,有什么本事,酉阳说:“我会吃。”

李道升笑了笑,说:“那你吃给我看看。”说完,他让人端上一升米饭和三斤肉。酉阳还对李道升说:“最好还能拿一大坛酒。”让人瞠目结舌的是,不过一炷香的工夫,酉阳就风卷残云地吃光喝光了所有的东西。李道升拍手叫好,对酉阳说:“就叫你大肚将军吧。”

五月初八,是李道升28岁的生日,李道升大宴门客。众人喝到面红耳赤之时,李道升让赫里红表演驭剑之术。赫里红嘴里念念有词,只见剑忽东忽西,忽南忽北,让人惊叹。赫里红表演完毕,对众人说:“其实,李少爷也会表演驭剑之术。”原来,赫里红暗里传了李道升几手。

李道升站起身,像赫里红一样,嘴里念叨几句,那把黑色的剑就从手里飞出,虽然比不上赫里红那般自然,却也能凌空飞起。

“好剑法。”斐昌玉率先拍手叫好,众门客也争相附和。

等到李道升收了剑,斐昌玉提议说:“李少爷仙剑练成,不如我们今天就成立一个仙剑会,就由李少爷任仙剑王,其他人都为仙剑会的兄弟。”

听了斐昌玉的话,众门客都拍手叫好。于是,由斐昌玉找来一块帛书,写了“仙剑王”三字,然后依次传下去,由众人或签名,或咬破指头歃血立誓。

酉阳说:“既然大家都结为兄弟,今天我就豁出去,陪大家一醉方休。”说完,酉阳提着酒坛,挨个陪着饮酒。众人饮酒吃肉,直到深夜,个个醉倒在地,不省人事。

天明时分,李道升被李兴叫醒,说李家府宅被官兵包围。李道升还没反应过来,官兵就破门而入,李家上上下下以及众门客皆被官军控制。领头的是个穿金甲的将军,他拿着一张帛书对李道升说:“有人告你们聚众谋反,私下称王,图谋不轨。”

李道升一看这张帛书正是昨晚他写上“仙剑王”的那张,顿时瘫倒在地。这时,斐昌玉急忙爬出人群,对金甲将军说:“此事不能怪我们,都是李道升逼迫我们所为,请将军明鉴,饶了小的们。”其他的门客听了,也把事情推到李道升身上。

李道升一听斐昌玉的话,一下子清醒了,没想到斐昌玉竟然如此无耻。金甲将军说:“多说无益,这上面有你们的签名,全部带走,押到军营候审。”说完,命令军士将一行人押往军营。

从李府到军营,要路过长江边的一大片芦苇丛,众人行到芦苇丛中。酉阳对李道升说:“你看见火光,便逃走。”不知酉阳使的什么手段,手里突然多了一根火捻,肚子一运气,从口中喷出一团浓秽之物,遇上火捻,变成一大团火球。火球飞入芦苇丛中,一时间,芦苇丛狼烟四起,转眼变成了火海。官兵见了,顿时慌了神,纷纷四处躲藏。李道升赶紧趁乱逃跑。

一直到挪不动脚步,他才停了下来。等他回过神,见酉阳也跟在他的身后。酉阳叫了声“好险”,就和李道升找了个隐秘的住处住下。李道升问酉阳接下来如何是好。酉阳说:“你身处南方,认识你的人很多,不如跟我逃到北方躲藏,等到风声平息了再说。”

李道升想想也是,于是,跟随酉阳逃到北方一个叫敦煌的地方。敦煌有个寺院叫莫高寺,正招收看管洞窟之人,于是,酉阳留下李道升,离去时,酉阳对李道升说:“我和这里的住持有深交,他不会为难于你,等三年后,我们再来找你。”

李道升在敦煌三年,日夜守着洞窟,竟然为敦煌的壁画所迷,潜心钻研过后,越发觉得壁画的神奇,不能自拔。

三年后,酉阳如期来到,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两个人,一个是涂显槐,另一个,李道升好像也曾经见过。酉阳对李道升说:“此事,是你师兄安排的。”

见李道升有些迷惑,涂显槐指着酉阳说:“他是你的师兄。”又指了指一旁的那个人说,“这是金甲将军,也是你的师兄。”涂显槐说,他们全是“罗通道院”的门生。涂显槐听师父说过,李道升对绘画很有天赋,没想到,10年过去,竟然没有一丝起色。通过李兴的讲述,才知道李道升被小人所包围,荒废了画业。更可怕的是,李道升聚集江湖人士,有违朝廷法令,可能引来杀身之祸。

于是,涂显槐找到酉阳和金甲将军,让他们照顾李道升。酉阳一眼看穿赫里红所谓的驭剑之术,只不过是个障眼法。在李道升生日宴上,斐昌玉撺掇李道升为“仙剑王”,酉阳这才明白斐昌玉和赫里红是在怂恿李道升谋反。于是,酉阳将众人灌醉,将谋反的帛书交到金甲将军手中。两人商议后,先让金甲将军出马,将斐昌玉和赫里红一干门客的嘴脸揭露,最后,欲擒故纵,纵火引起混乱,让李道升脱离众人。在酉阳的安排下,让李道升到敦煌莫高窟学习前人的画作。

李道升听了,惭愧地对三位师兄拱手道:“谢谢三位师兄,要不然,我的性命和画业皆会毁掉。”

涂显槐说:“你知道吗?斐昌玉和赫里红离你之后,又到江西,怂恿江西一富贾成立帮会,聚众谋反,让这一家九族被灭门。”

原来,这斐昌玉是五年前聚在洞庭湖的匪帮“大道会”的成员,后被朝廷围剿。斐昌玉逃脱以后,借助富户的资产,四处拉拢收留江湖人士,以求东山再起。

“多谢师兄。”李道升听了师兄的话,倒吸一口凉气,终于明白师兄们的一番苦心。从此,他潜心作画,终于成为大师。
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百百课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://m.baibeike.com/gushihui_73823/
上一篇: 失落的卵石
网友关注故事会
精品推荐
热门故事会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