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怪就怪生错病

更新时间:2024-02-24 07:33:53

小镇上有一对夫妻,妻子玲玲是位出租车司机,相貌俊俏,伶牙俐齿,但有一副令男人最懊恼的怪脾气:疑心病重,喜欢吃醋。偏偏他丈夫秦强在一家公司当供销科长,应酬多、交际广,三天两头还要往外跑。因此,玲玲的醋坛子时不时会打翻,秦科长也因此常常成为同事们取乐的对象。

要怪就怪生错病

这天早上,玲玲正坐在出租车里候客,突然看见丈夫同科室的小青年阿三头拎着皮包独自走来。昨天,秦强说他和阿三头两人到省城开什么展销会,要住两三天。现在一见阿三头,玲玲当即起了疑心,赶紧探出身来向他问道:“阿三头,秦强说与你到省城开展销会去了,怎么你没去?”

这阿三头平时是科长家的常客,明知科长夫人疑心病重,却经常有意嘻嘻哈哈乱开玩笑。现在见玲玲这样问他,就嬉皮笑脸地说:“阿嫂,展销会我是去了,但城里这世界真是太精彩噢,秦科长嫌我碍手碍脚,赶我先回来了。阿嫂,等他回来,你可要好好地审问审问噢。”说完,边走边捂住嘴偷笑。玲玲一听,脸色就暗了下来,马上掏出手机拨通了秦强的电话。秦强告诉她,他住在天天乐宾馆,展销会还没有结束,今天晚上还有一个重要活动,要到明天才能回来。

玲玲听后心想,既然展销会还没有结束,那你为什么要赶阿三头走?什么重要活动要放在晚上,还只能你一个人参加?分明是在蒙我!想到这儿,醋劲就“腾”地冒了上来。

这玲玲别样都好,就是醋意一上来,往往会转不过弯来。现在正是这样,她越想越起疑心,醋劲一发,立即发动汽车就往省城赶。

当她找到天天乐宾馆,到总台一问,秦强住在306房间。她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三楼,找到那房间。只见房门紧闭,门边竟还幽幽地亮着“请勿打扰”的指示灯。她不及细想,举手就“砰砰砰”敲响了门。一会儿,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一条缝,玲玲一看,真是丈夫秦强。只见他打着赤膊,仿佛刚从床上爬起来。她用力一推,闯了进去。

见玲玲突然到来,秦强不禁一呆,看看她脸色铁青,知道又是疑心病发作,醋劲大发了。所以他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玲玲,你做什么呢?我又不会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,干什么要这样疑神疑鬼的?”

此时的玲玲也不开口,冲进房后,先掀开棉被看看,又扑到枕头上闻闻,再拿起茶杯嗅嗅,还打开橱门瞄瞄,像侦探似的四处查找。她查遍了房中的每个角落,没有发现一丁点可疑之处,但她并没有就此罢休,又一头站进了卫生间。

秦强一见,不由一阵苦笑,心想:玲玲啊玲玲,真是拿你无话可说,何必这么对我不放心呢?反正我又没做亏心事,随你怎么折腾吧。

正在这时,猛听得玲玲一声高喊:“好你个秦强!你给我滚进来,睁开你的狗眼,看看这是什么东西?”

秦强赶紧走进卫生间,顺着玲玲手指指着的垃圾筒一看,不禁呆住了:那里面竟有一条明显已用过的女人专用品。

“这……”秦强怎么也想不到卫生间里怎么会有这东西。这房间昨晚千真万确就他和阿三头两人住着,不要说女人,就是雌蝴蝶也没有飞进来过一只,哪来的这东西?

“玲玲,你听我说,我真的没做什么,这或许是……是以前的房客留下的吧。”

“放你个屁!哪家宾馆不是每天打扫干净的,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?事到如今还想骗我!你要是心中无鬼,为什么要赶阿三头走?”

“我哪里赶他了,是他今天一大早告诉我说身体不好,奔丧似的跑回去了。”

“哼哼,你还有脸来狡辩。”玲玲冷笑道,“我不想在这里吵,回去再与你算账。走!”

事情落到这个地步,秦强是怎么也想不到的,如今浑身是嘴也说不清,看来要宰要剐只有听天由命了,现在只能跟玲玲回去再说。

一路上,玲玲铁青着脸,把车子开得飞快。秦强呢,缩在后座上,低着头闷声不响。很快,车子驶回了小镇,当来到一家超市前面时,玲玲突然一个急刹车,打开车门跳了下去。秦强一惊,抬头一看,只见阿三头正在超市门口探头探脑。玲玲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就往车上拖,秦强不知又生出什么事了,赶紧下车,只听玲玲正厉声问道:“阿三头,你给我说清楚,昨晚你到底是不是和他住在一起?”

阿三头一看玲玲脸色不对,知道情况不妙,赶忙实话实说:“昨晚是我和秦科长在一起住,阿嫂你放心,我们可没有做一点出格的事。”

“放心你个头!你跟我一起到我家里去再说。”玲玲一边说,一边拉他。

“阿嫂啊,有什么话等一等我保证都对你说清楚,不过现在我想请你先帮个忙。”阿三头有些尴尬地说。

“你不要给我耍花招,帮什么忙?”

“阿嫂,帮我……帮我……”阿三头欲言又止。

“你到底要我帮什么?再不说就马上跟我走。”

“阿嫂,反正你是自己人,也不怕你笑话。不瞒阿嫂说,我痔疮经常发炎,常用这个、这个卫生巾来垫。这次这难言之隐又发得厉害,所以提前回来了。可这东西又用完了,我一个大小伙子,买这种东西实在有点不好意思,麻烦阿嫂帮帮忙,帮我去买一包。”

“好你个阿三头!这么说,宾馆卫生间里那东西是你丢下的?”秦强听阿三头这样一说,赶紧问道。

“是的,怎么啦?”阿三头不解地问。

“你这个臭小子!为什么别样毛病不去生,偏偏要生这种病?”秦强当胸一把抓住阿三头说,“你知不知道,为你这短命的难言之隐,害得我们夫妻差一点要离婚了!”

此时,阿三头听得云里雾里,摸不着方向,而玲玲却早已心知肚明了。只见她红着脸对丈夫望了望,“扑嗤”一笑后,轻快地走进超市帮阿三头的忙去了。
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百百课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://m.baibeike.com/gushihui_25664/
上一篇: 钟渊
网友关注故事会
精品推荐
热门故事会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