俄曲河滨的传说

更新时间:2024-02-24 08:13:04

  俄曲河象一条蓝色的飘带,飘呀、飘呀,从银光闪闪的岗桑雪山飘下来,飘过一座座风光奇丽的小山村,就在蓝色的俄曲河滨,传播着这样一个恋爱的传说。

俄曲河滨的传说

  北村有个牧马少年,叫做蒙培吉武;南村有个放羊女人,叫做琼青尼玛,南北两村隔河相星,一张铁索桥把它们牢牢相连。

  隔着蓝蓝的小河,蒙培吉武和琼青尼玛从小相互看着长大。男孩子在这边放鹞子,女孩子在何处看;女孩子在何处唱歌,男孩子在这边答。在阳光和风雪中,他们徐徐长大了,长成青冈树那么粗的小子,长成格桑花那么美的俊女人了。蓝蓝的俄曲河,挡不住暗暗光降的恋爱脚步。本日少年过来,把群马的彩霞染遍南山;来日诰日女人已往,将绵羊的珍珠撒满北坡。

  金鹿,离不开芳草地;布谷鸟,留恋着杨树林。别说少年和女人难分难舍,相互眷恋,就是他们的牧群相遇,也显得分外亲切和欢乐。

  此日,太阳暖暖地照着,河水哗哗地流着,小鸟啾啾地叫着。少年蒙培吉武,赶着马群从金光闪闪的河中蹚过来。比他早到的牧羊女人琼青尼玛,载歌载舞地跑来欢迎他。

  你好啊你好。

  阿哥蒙培吉武你好!

  快把公马遇上左坡,

  快把母马遇上右坡;

  快把火焰般的小马驹,

  赶进避风朝阳的山窝。

  少年一边分隔马群,一边答道:

  炉火一样暖的话儿,

  昨天还没讲完呢;

  河水一样长的歌儿,

  本日还要接着唱呢!

  ……

  他们砍下几根树枝,搭起遮阳挡雨的凉篷;他们搬来三块石头,架起熬茶煮奶的铁锅。羊儿和马儿,在无忧无虑地吃草;女人和少年,喝着浓茶,捻着毛线,话儿越说越多,毛线越捻越长……

  幸福的时候过得快,一眨眼已是日落西山,两小我私人才藕断丝连地辞别,各自赶着牧群回家。琼青尼玛回家晚了,阿爸阿妈不兴奋了。女人说,“羊儿迷恋春草,乌尔朵也赶不返来,女儿我没有步伐呵!”

  第二天,又是金子般的晴气候。太阳暖暖地照着,河水哗哗地流着,鸟儿啾啾地叫着。女人琼青尼玛,赶着羊群从帮金花丛中走过来。比她早到的牧马少年,兴高彩烈地跑来欢迎她。

  你好呵你好,

  妹妹琼青尼玛你好!

  快把山羊放到左坡,

  快把绵羊放到右坡;

  快把浪花般的小羊羔,

  放进背风朝阳的山窝。

  女人一边分隔羊群,一边答道:

  彩虹一样美的腰带,

  本日还要接着织呢;

  星星一样多的话儿,

  肚子里尚有一半呢!

  两人找到一墙岩穴,盖住严寒的风儿,两人拣来很多干柴,燃起红红的火儿。羊儿和马儿,在自由自在地啃草。女人与少年,吃着羊肉,编着腰带,犹如沸腾的牛奶放进蜜糖,糊口有着说不完的温馨甜蜜。

  热恋中总嫌日子短,一眨眼玉轮升上雪山。女人少年你送我,我送你,最后各自赶着牧群回家。

  琼青尼玛回家更晚了,阿爸阿妈更不兴奋了。女人说:“羊儿赶吃春草,跑过了三个山头,让女儿我找到此刻。”

  从春天到炎天,从炎天又到秋日。春天落生的羊羔,已经分开娘了;春天播下的种子,已经开镰了。小伙子心中有句热烘烘的话,总想跳出嘴唇;女民气里有支甜丝丝的歌,总想蹦出胸膛。一次,他们俩来到温泉四面放牧,少年取下本身的金耳饰,交给女人保管,在温泉里洗了头发,坐在绿草坪上,请女人编辫子。突然,一只“帕哇”从山上滚下来,惊炸了马群,少年心急火燎地追马去了。正在这个时辰,阿妈又到了牧场,逼着琼青尼玛赶羊回家。女人没有步伐,暗暗将金耳饰用羊毛包严实,理在他俩架锅的温泉边,又用三块石头,做一个暗号。

  轻浮的风,总要动摇树叶,无聊的嘴,总爱挑动长短。阿爸阿妈听信了各种非议,不让琼青尼玛再上山放羊;交给她一把镰刀,叫她到地里割青稞。女人跟阿爸说,找阿妈吵,然则酥油碰不外石头,只得交出乌尔朵,到秋收地里干活去了。

  蒙培收拢了惊马,返来找不到女人,心中很是抑郁,第二每天不亮,在山上等呀等呀,照旧看不到琼青尼玛的影子,听不到玛青尼玛的歌声。少年象只发疯的烈马,从山上跑到山下,又从山下跑到山上,最后他才望见女人在地里收割青稞,便借扣问耳饰的机遇,摸索女人的心:

  有一只金翅鸟儿,

  掉下左边的同党;

  叨教收割的女人,

  可知它落在何方?

  全部割青稞的人,都不知道他唱的什么意思;只有琼青尼玛,用歌声答复道:

  我见过金翅鸟儿,

  见过它左边的同党;

  温泉边三颗白石。

  就是它掉落的处所。

  这原来是泛泛的歌,又在村里引起非议,闲话象冬天的乌鸦,从南村飞到北村,又从北村飞到南村。琼青尼玛的阿爸阿妈异常气愤,找了个媒妁,把女人嫁给岗桑雪山何处一个贩子。

  一天,琼青尼玛丛地里返来,望见院子里拴着骡马,凑到窗子一望,屋里来了几个不熟悉的人。他们给阿爸献了哈达,又给阿妈送了围裙、藏袍、银钱三样礼品,天呀,这不是迎亲的“罗布帮松”吗?这不是他们要把我抛到不体会的人家吗?

  女人赶忙跑啊赶忙跑,跑到蒙培牧马的北坡下,对着少年唱道:

  哥哥蒙培啊,

  我阿爸要把我卖掉了,

  阿妈要逼我嫁人了;

  你有话讲就讲呀,

  你有步伐想就想呀!

  孤孑立单在山上放了几天马的蒙培,由于耳饰的事,正在和女人生闷气呢,一气女人不应分开他到地里收青稞,二气女人不应把他的金耳饰埋在土壤里。他那边知道,马儿跑的快,全凭鞭子作主;可怜的琼青尼玛,正受着怙恃的看守呵!为了反扑琼青尼玛,随口编唱道:

  妹妹琼青尼玛呵,

  你想找婆家你就找吧,

  你爱嫁人你就嫁吧,,

  大路上没有匪贼拦你,

  小路上没有石头绊你。

  听了青年的答复,女人感想头上的天塌了,脚下的地空了,她靠着一棵杨树,站了一阵时刻。本想上山问个大白,本身又欠盛意思,由于她是个十八岁的女人呵,只得移动石头一样嘲髋,一步一步走进家门。

  迎亲人望见琼青尼玛这样年轻瑰丽,传颂的话象瀑布一样流出来,其时给她奉上“简架刚规”的五样礼品,就是藏袍、藏靴、围裙、细软和腰带。

  然则歌咏的话语,女人一句没听;珍贵的对象,女人一样没看。她内心装的是蒙培吉武,脑筋里想的是蒙培吉武,从小相爱的人呵,要么你捧着哈达以前门向我求婚,要么你牵着快马从后门接我逃奔。为什么用那样的恶言恶语刺我,是不是你这小伙子变了心?是不是河水喧闹,他没听清我的话语?是不是雾气升起,他没看清我的愁容?

  梳装妆扮的时刻到了,明每天不明就要启航了,琼青尼玛捏词洗头,三更走到蓝蓝的俄曲河滨,隔河对着少年的石屋唱道:

  阿哥蒙培吉武呵,

  迎亲的人己经到了,

  女人天亮就要走了。

  你有该讲的讲呵,

  你有该做的做呵!

  少年的气还没有消,再说也不信托女人嫁得这样快,从窗户里伸出面来,隔着小河答道:

  琼青尼玛妹妹呵,

  你要去就去吧!

  你想走就走吧!

  阿哥祝你吉利快意,

  阿哥祝你荣幸白头。

  隔河飞来的歌,象利箭刺穿女人的心。她想:从小体会的搭档,原本是这样可恨,不是他蒙培吉武为人太狠,是我琼青尼玛已往没长眼睛。好吧,岗桑雪山何处的日子,是甜是苦,我都去过;是刀、是火,我都去跳。回抵家里,蒙着藏毯一夜哭到天明。她那边知道,蒙培吉武象只犟牦牛,被恋爱熬煎得昏头昏脑,等他大白的时辰,会何等懊悔呵!

  第二天,蒙培吉武跟着雪山上第一道曙光,登上草儿枯黄的山坡,望见琼青尼玛家门口,象过节一样喜悦,许很多多骑马走路的人,拥着妆扮得象花儿一样瑰丽的琼青尼玛,热热闹闹向着岗桑雪山的偏向走去。

  “天呀!她真的走啦!”少年大呼一声,摔倒在山坡上。突然又蹦起来,跳上一匹最快的马,选择一条最近最近的路,一口吻跑进自家的院子,对阿妈喊道:“阿妈呀阿妈,欠好了!闯下大祸了!心爱的宝马丢失了,被远方的匪贼抢走了!快把我的水獭袍子拿出来,快把我的彩云靴子拿出来,快把我的订婚戒指拿出来,快把我镶银的叉子枪拿出来,我要把心爱的马儿找返来。”他穿上成婚的衣袍,带上定情的信物,又对阿妈说:“阿妈呀阿妈,快给我右边的马褡子,装上满满的稣油。找到宝马三天五天就返来,找不到宝马三年五年不返来!阿妈呀阿妈,你替可怜的儿子祷告吧!”说完,跳上快马,箭一样追赶琼青尼玛去了!

  迎亲的步队走呀走到俄曲河滨,琼青尼玛牵肠挂肚地往回看呀看呀,眼里看着的是阿爸阿妈的面目面貌,内心想着的是牧马少年的身影。不久,公然望见他骑马跟在后头,步队快他也快,步队慢他也慢。女人又恨又气,用不大不小恰好是蒙培能听到的声音,对送亲的叔叔唱道:

  叔叔呵,

  请从这里转回吧,

  前面的路女人本身走,

  是苦是甜请你别担忧。

  全部迎亲和送亲的人,都听不大白歌里的意思。只有蒙培吉武远远地听到了,在一旁堕泪悲痛。

  迎亲的步队走呀走到岗桑雪山下。琼青尼玛望见蒙培照旧跟在背面,又用不大不小,方才让他听得见的声音,对母舅唱道:

  母舅呵。

  请你从这里转回吧,

  前面的路女人本身走,

  是刀是火决不再返来。

  全部迎亲和送亲的人,都不大白歌里的意思,只有蒙培吉武远远地听到了,在一旁堕泪悲痛。

  迎亲的步队走呀走到岗桑雪山顶上,牧马少年望见送亲的人都归去了,就骑马奔到女人身边,好象有一肚子话要说,有一肚子歌要唱,迎亲的把他当成送亲的人,谁也没有介怀。琼青尼玛受了勉强,就用不大不小方才少年听到的声音唱道:

  若想放牧新买来的马群,

  也该遏制你的脚步了;

  若想追求新结识的女人,

  也该掉转你的马头了。

  蒙培没有步伐,只好打马远远地分开。晚上,迎亲的人在路边搭起帐篷,打尖留宿。可怜的蒙培又骑马过来,在帐篷周围转悠,久久不愿拜别,他用歌声请求琼青尼玛出来,说上三句贴心话。琼青尼玛答道:

  一根针不能两端尖,

  一小我私人不能两颗心;

  无情无义的人呵,

  相送千里有何用?

  牧马少年蒙培打着马跑开了,牧羊女人琼青尼玛和贩子成婚了。贩子不多不少比女人大二十岁,他有一栋三层楼的屋子,一层楼关骡马,二层楼当库房,三层楼是寝室。贩子有满满的三间客栈,一间装粮食,一间盛酥油,一间放羊毛。贩子在成婚的第三天,就到山南河谷买青稞去了。

  丈夫出门了,一月两月不返来。

  婆婆搬出一架织氆氇的机子,让她织些氆氇。琼青尼玛望见皎洁的羊毛,怎不想起可爱的羊群;想起可爱的羊群,怎不忖量自幼相知的蒙培吉武呢?于是,她一边织着氆氇,一边随口唱道:

  羊毛呵,优柔的羊毛,

  给蒙培织件“堆多”有多好!

  婆婆坐在机子旁,兴奋得满脸是笑,由于贩子也叫蒙培呢!

  贩子蒙培从山南返来,住了三天,又赶到藏北用青稞换羊毛去了。

  丈夫出门了,三月四月不返来。

  女人每天织氆氇。织呀织呀,织得白氆氇有俄曲河一样长,她对少年牧人的忖量,也象俄曲河一样长。她一边扔着梭子,一边随口唱道:

  氆氇呵,坚贞的氆氇,

  给蒙培添件藏袍有多好!

  当她边织边想的时辰,门外传来要饭人的呼唤声:“行行好吧,我是个走头无路的流离汉;行行好吧,我是个无依无靠的薄命人!”

  何等认识的声音呵!琼青尼玛从窗户口一看,公然是日思夜想的牧马少年蒙培。她象一只春天的鸟儿,从楼里飞了出去。

  婆婆在门外,给流离汉援助一小袋糌粑。他的黑发乱成了鸟巢,他的脸儿黑成了木炭,水獭皮的新袍子,穿成盖陶罐的破布,彩云般的藏靴,裂成癞蛤蟆的嘴巴。琼青尼玛对婆婆哭道:“婆婆呀。他是我本家的哥哥,让他上楼坐一坐。”

  原本少年蒙培分开女人后,再没有回过家。他到过很多丛林,射杀了很多野兽,获得不少财帛。可是,分开了相爱的人,钱又有什么用呢!他又进了拉萨的哲蚌寺,当了苦修的喇嘛,熟读了不少经典。可是,分开了相爱的人,上了天国又有什么用呢?于是,他就一边堕泪,一边要饭……突然碰着琼青尼玛,已往藏在内心的那句热烘烘的话儿,总算蹦出来了;女人呢,已往嵌在胸中的那支甜丝丝的歌儿,总算飞出来了。这句话,这支歌,就是一个字:爱。

  当启明星升起在雪山的时辰,两小我私人影分开贩子的家,奔向很远很远的处所了,去探求他们的幸福。

  他们能不能寻到真正的幸福呢,我讲故事的人就不知道了。

  报告:日喀则城关镇尼玛彭多

  1979年6月记录

  1980年1月整埋

  附记:这故事原名“青年蒙培吉武和女人琼青尼玛”,山南贡嘎县朗杰雪公社岗卓老阿妈给我们报告的时辰,是一种“刹松”的下场。牧马少年要饭来到琼青尼玛的婆家,琼青尼玛的公婆知道他们的相关,便让他留下来,贩子蒙培出门做买卖,牧马少年蒙培在家放牧,日子过得异常完满。
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百百课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://m.baibeike.com/gushihui_25669/
上一篇: 捞丈夫
网友关注故事会
精品推荐
热门故事会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