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李广花荣箭技之谜

更新时间:2024-02-24 08:35:01

小李广花荣箭技之谜

看过《水浒》的都知道,宋江三打祝家庄的时候,第一次吃了败仗,多亏花荣一箭射掉了树影里的灯笼,梁山人马才杀出重围,脱了大险。一箭救了千军万马,可谁能知道,这一箭中包含着花荣的多少心血啊!小李广的箭技到底是怎样呢?

花荣小的时候,非常聪明,学起武艺来,也很卖力。但就是有个骄傲自满的毛病,练武练到一定火候,自觉得差不多,就再也不愿下苦功了。花荣的爹爹射一手好箭,他便教花荣练起箭来。花荣练了三年,就已经百发百中了。他站在百步以外,连发十箭,箭箭能从钱眼里穿过去;他骑在快马上,再发十箭,箭箭能把挑在杆上的缨骨朵射下来;天上飞过一只鸟儿,他只要瞅上一眼,再把眼闭上,保管叫箭头戳透那鸟儿的腚眼儿。方圆几百里,要说箭法,花荣也算得上是第一流的了。因此,花荣的老毛病就犯了,练得也不那么勤了。好长日子,箭法一直不见长进。

这一天,花荣的爹爹来到校场看花荣的箭法,花荣立刻高兴起来,心想:这三年里,我箭法早练得纯熟了,爹爹看了,一定会好好地夸奖一番的。想着,早将靶子摆布好了。他先射的是“百步穿针”:一行摆上十个靶架,每个靶当中吊上一个铜钱。花荣在百步以外站好,飞鱼袋里取出梅花弓,走兽壶拔出雕翎箭,左手掌弓,右手搭箭,憋住气儿,“嗖”地一声,那箭不上不下,不偏不斜,正好穿在那铜钱眼上,那么铜钱滴滴溜溜打了个旋转,箭头便朝地垂了下来。又连发九箭,箭箭如此。花荣美滋滋地看了爹爹一眼,却见爹爹毫不动声色。于是,他又随即来了第二手——“快马采花”:射十根杆子挑着的缨骨朵。他牵出了自己的“雪花豹”,一骗身子跳上去,打马在场里兜起了圈子,霎时间校场上尘土飞扬。花荣拈弓搭箭,偏过脸儿,“飕”地射出了第一枝。只听“唰”地一声,那支箭正好射断了挑缨骨朵的铜丝儿,缨骨朵飘飘悠悠地落了下来。又一连九箭,十个缨骨朵全部落入尘埃。花荣这才勒住了战马,跳下来,得意洋洋地来到爹爹跟前,等着爹爹夸奖。

这时,爹爹慢慢腾腾地站真情为,说:“孩儿,像这样的‘百步穿针’、‘快马采花’的箭法,到处都有人会,并不稀罕。如今英雄遍地,要保国安民,没有一手独到的功夫是不行的。”老人说完,从腰里摸出一样东西递给花荣说:“你把它挑在杆头上,百步以外射上一射,若是箭箭都掉在杆下,这才算是本事呢!”

花荣连忙接过来一看,原来是一个钢球,有鸡蛋那么大,溜圆溜圆的,贼亮闪光。花荣心想:这么大个球儿,哪能射不中呢?一个定是爹爹故意耍我。便说:“爹爹请看,孩儿这就射它。”说完便吩咐人把球儿竖在场中,他到百步以外,拈弓搭箭,“嗖”地射去,只听“噹”的一声,那箭儿晃荡尾巴,朝一边溜走了。花荣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,又一连发了九箭,虽是箭箭射得“当、当”响,却没有一枝箭儿掉在球下。原来这球儿虽大,正中那个点儿却是小得不能再小了,若射不准那正中的点儿上,箭是断然不会掉到杆下的。

花荣一下红了脸,抬头找爹爹,爹爹早不知什么时候离去了。

打那以后,花荣便天天射起那钢球来。一练就是半天,直到眼疼腿酸膊肿才肯停,一天不知要射出多少枝箭。这样一箭一箭,直练到七七四十九天上,终于有一箭“吧嗒”掉在了球下。他一连不住地练了十个七七四十九天,只要这么瞅上一眼,箭儿就会射在钢球的正当中了。

这一天,爹爹又来看花荣射箭了。花荣一连射了一百枝,箭箭都落在了球底下。爹爹这才点点头说:“孩儿,爹爹告诉你吧,这一招叫‘飞龙戏珠’,到现在,还没有人会这一招呢!”说完,满意地笑了。

就这样,花荣才练了个弓开秋月、百步穿扬的好箭法,人称小李广,名扬天下。

梁山泊好汉花荣,素有“小李广”之称。据说他的箭法可百步穿扬,连珠箭法精妙绝伦,无人能比。“飞龙戏珠”绝招更是无人能会。

花荣未上梁山之前,原是青州清风寨知寨,也是朝廷命官。他当时的顶头上司便是日后被封为梁山五虎将之一的霹雳火秦明。这秦明也是军官出身,一身的好本领,常听人谈起花荣神箭,心里老是不服,早有意去比试比试。于是一日借视察兵马之机,前来清风寨,与花荣相见。长官来到,花荣怎敢怠慢,但有的好酒好菜,全摆上来。席间,秦明与花荣谈起武艺,顺便提到花荣神箭。秦明道:“久闻花将军神箭,今日何不演来让本将军开开眼界。”花荣也素闻秦明不服自己箭技,于是存心显露一番,也好让秦明知道自己并非徒有虚名。酒饭过罢,二人并马驰入校军场。

花荣叫军士拿三面铜罗来,悬在标杆之上。待军士准备好之后,只见他摘下身背宝弓,从箭袋中抽出三枝牙箭,扣在弦上。只闻弓弦响处,三箭连续发出,飞向铜锣。射毕,花荣眼望秦明,微笑不语。秦明催马向前,走到铜锣近前一看,只见三枝箭分别在三面铜锣的锣脐上穿一个眼。秦明心中暗暗称赞,默默回马来到花荣跟前,赞道:“将军神箭!”

花荣见秦明口中称赞,却未有惊异之色,便抱拳说:“统制大人,末将不才,还有未显之技,不如今日一发抖露出来,求大人指点。”不待秦明回答,只见他脚踢战马的肚子,那马甩开四蹄,飞也似的绕着校军场奔跑起来。这花荣向来穿白爱素,且***的又是一匹白龙驹,这一跑起来,真恰似一团银光,煞是漂亮。秦明正自欣赏,只听的“嗖”的一声弓弦响处,一枝箭正向铜锣飞去。那箭去势甚急,正中先前射破的箭眼。你说怪也不怪,不多不少,正好在正中间的地方卡在了脐眼之上。

秦明大异,心道:如此分寸用力,实是平生罕见。又听得花荣道:“统制大人请看,我这第二枝箭又会是何模样?”话音未落,花荣手中的弓已发出一箭,那箭去势更急,不偏不斜,正射在第一枝箭的箭柄之上,把头一枝箭从锣脐眼里顶了出来,它却像刚才一样,在正中间腰上卡在了眼内。这一下,场内欢声雷动,都赞花荣神箭。秦明也鼓掌大笑,自此心服口服。
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百百课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://m.baibeike.com/gushihui_25823/
上一篇: 傻胖请客
网友关注故事会
精品推荐
热门故事会推荐